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彥廷和瑋庭的婚禮,讓我們難得出動整個攝影團隊前去拍攝! 那天是個大好日子,我白天另有預約了。
我如實告訴瑋庭,瑋庭說:「沒關係!那我再加一位攝影師,請那位攝影師先來拍,你就不用這麼趕了。」
於是那天,我們團隊另一位攝影師先到,所幸在時間壓力較為寬緩之下,我也準時抵達。
連同兩位攝影助理,一個大陣仗就這樣如火如荼的出動了。
拍攝的過程不只融洽,根本就是超好玩!我們利用電梯拍了許多情境照,
已經忘了是誰喊了要拍「美女與野獸」,一面構思、一面拍,大家都拍得好開心。
接下來的餐點,也是我們吃過史上最豪華之壽司便當裝好裝滿!
不誇張的說應該有八人份吧,四個男人努力的吃也吃不完,還打包回家。

瑋庭跟我說,婚禮前上網挑選攝影師,一看到我的照片時,當下立刻決定:「就是你了!」也不再看別的,直接和我連絡下訂。
作為一位攝影師,最感動的,就是能被這樣欣賞和信任。
過程的種種樂趣,和滿滿人情味,也是工作中最棒的回憶。

彥廷 & 瑋庭

拍攝: Angra Tien 婚攝安哥拉

造型: 金采婚禮新娘秘書團隊

餐廳: 彭園 新竹館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


<婚攝> 彥廷 & 瑋庭 / 彭園 新竹館